数学与色情? “以下图片完全由数学算法生成”

    我们见过用数学算法生成的声音,用函数表示出来的平面图形立体图形。在某一个孤独的夜晚,我们或许会想,利用数学算法是否有可能生成一部激情四射的小A?这或许在工程量上和伦理道德上看都是很困难的,不过有人倒是搞出了一组有那么点味道的图片。可惜作者仅仅是宣称,这些图片“完全由数学算法生成”,并没有告诉我们这些数学算法是什么。我们仍然有理由相信,图片背后仅仅是几个非常简单的数学公式,毕竟这些图片也仅仅是由一些简单的几何曲线构成的。

查看更多:http://www.perpetualocean.com/amgallery8.html

15 条评论

  • Ai.Freedom

    这个果然牛.. 服了!

  • lzx4210

    感觉你是毕达哥拉斯派的

  • axgle

    这么强,不可思议.用数学公式生成一些规则图形比较容易,这些不怎么规则的图像不知道是这么生成的.

  • Freeze

    完全无法集中精力来想这些数学公式是什么了……尽管我一直在告诉自己这只是数学图像……

  • yiyin

    比我还yy~

  • bear

    不错,研究研究…

  • deoxyz

    不会被和谐吧。。。

  • arthas

    完全orz了

  • 逆铭

    想到一个XE的……如果用这种方法的话,真的可能

    利用数学算法是否有可能生成一部激情四射的小A

    回复:牛B

  • Ёщpêror洋

    ojz

  • Voldemort

    可能是这个方法吧
    http://zh.wikipedia.org/wiki/%E6%B0%AB%E5%8E%9F%E5%AD%90
    靠下有张图

  • 小甜心

    哈哈哈哈 有意思
    用的什么方法呀

  • AI辅助创作-阿徐

    让我给你们讲一个狗血雷人的故事吧。
    我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不到两岁。我从小就知道我爸妈喜欢我姐,她才是家里的掌上明珠,而我基本就是充话费送的。
    例如,我姐买东西,我爸妈都会跟着仔细挑呀选的,非常有耐心,有时我姐实在下不了决心买哪个,他们就一下子两个都买。
    可到我这,画风就完全变了。
    “这个不行,太贵!”
    “那个也太贵!”
    “你个小子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别挑了,就买这个!”
    再如,我姐考上重点中学了,我爸激动得不得了,又是请客,又是带我姐回老家报喜,见到人就是各种夸耀。可等我也考上和我姐一样的中学了,我爸就来了一句:“呦,小子考得不错呀!晚上给你吃排骨。”然后就特么没然后了,那顿排骨吃上没吃上我都没印象了。
    最让我觉得不公平的是我爸妈对待我们犯错的态度。如果我姐犯了错,我爸妈就是轻声细语地摆事实、讲道理,过后还有做点好吃的安抚我姐“受伤的心灵”。可要是我犯了错,不是关厕所,就是屁股挨巴掌。
    我记得有一次我姐把鱼缸打碎了,玻璃碴子、水和金鱼满地都是。我姐当时吓得脸都白了,我则是在一边兴高采烈,乐不可支。
    我这样绝对不是讨厌我姐,实在是因为我爸妈总是骂我。如今好不容易看到我姐挨骂,我自然无法控制我“幸灾乐祸”的卑劣人性。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爸闻声冲进客厅,只看了一眼,就黑着脸,气势汹汹地过来要抽我!抽我!抽我!
    我当时又气又怕 (主要是气的),指着我姐说不出话来。眼看我这顿莫名其妙的胖揍就要挨上,我姐总算及时承认是她弄的。然后,更让我没想到的一幕出现了。我爸凶神恶煞的脸一下僵住了,随即开始费力地恢复平静,再后是费力地挤出一个笑脸。
    “小敏,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呀!这么大的鱼缸砸到身上会出危险的。Blablabla……”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我敢说,以我的童年的不幸遭遇,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的小孩肯定就废了,轻则抑郁,重则反社会,而我却安然无恙地挺了过来,这主要归功于两点:
    第一,我天赋异禀。
    具体表现是,智商经常不在线,情商基本没有。别人骂我,我一般都当没听见;即便听见了,我也经常搞不懂其中的意思;即便搞懂了,我也不走心;即便偶尔走了心,我也记不住。
    所以,我尽管经历了种种不公,却都能安之若素,即便是对“被多次带到医院检查智力是否正常和是否有多动症”这种极为侮辱人格的事,我都可以泰然处之,并兴趣盎然地积极配合。 (我的智力没问题,我小时候就是有点看不懂大人的脸色。有时我爸妈或幼儿园老师都已经极为愤怒了,我还在那嘻嘻嘻、哈哈哈,非要等巴掌重重地打到屁股上,我才能明白他们是生气了。很遗憾,我现在已经不是那么洒脱了!)
    第二·,我姐对我特别好。
    我姐只比我大一岁多,但跟我完全不一样。她从小就是个“小大人”。说话、做事都有板有眼,规规矩矩,无论到哪儿都是文文静静,不仅不会给我爸妈惹事,还非常喜欢帮他们做事。
    不过,我爸妈一般不会让她做什么,只让她看着弟弟。因此。她从小就喜欢管着我。特别是我三四岁的时候,我妈因为要演出,经常不在家,我在家里基本都是我姐带,什么喂饭、换衣服、擦屁股等等经常是我姐帮我做。
    神奇的是,我姐当时也才四五岁,但居然把我照顾得挺好。“弟弟的水壶要装水了”、“弟弟的衣服要洗了”、“弟弟的头好臭,要洗头了”……这些事经常是我姐催着我爸做。如果我摔倒了或是撞到什么东西,第一个跑来的也往往是我姐。
    还有,我小时候吞咽功能没发育好,直到三四岁还在不停地流口水,一会功夫就能弄湿一大片,所以我姐在上幼儿园时,一到休息时间就会跑到小班(她在中班)帮我换围嘴。我姐的孝梯行为把幼儿园的阿姨感动得一塌糊涂,编成故事到处传扬,弄得整个小区都知道我姐会照顾她的“傻弟弟”,有些中老年妇女还专程赶到幼儿园小班来一睹我的尊容。(其实仔细想想我小时候的英雄形象,再加上我整天嘻嘻哈哈地傻笑,也难怪我爸妈会带着我去医院去检查智力。)
    由于我姐对我好,我对她几乎没有妒忌心,有时甚至盼着我爸妈多给她买东西,因为无论她有什么好东西,总会分我一些。
    至于避嫌,我和我姐在上小学前基本完全没有。我们经常一起洗澡、一起上厕所,有时运气好,我妈还会带我们去外面的公共浴室去洗(玩)上一两个小时。
    (很遗憾,自从我姐上小学后,我就没有这个福利了。更遗憾的是,我当时觉悟太低,记性也不好,只记得那个浴室的池子真大,喷头真高,还有洗头真受罪,其他的都没记住。)
    在晚上,我和我姐也睡在一起。开始是一张大床,上小学后是上下铺。在关灯后,我最想听到的声音,就是我姐小声说:“小北,上来。”然后我就会高高兴兴地爬上上铺和我姐挤在一块(我高兴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太喜欢睡上铺的感觉了)。
    不得不说,女人这种生物实在是神奇!我姐平时是很安静的人,话不多,也不喜欢凑热闹,有时感觉比我爸还严肃,但一到晚上聊天,她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不仅话多,而且说的都是各种八卦。要不是我亲耳听到,真的很难想象,她这么一个在学校被视为“二号班主任”的优秀学生,在内心深处竟然是个八婆。
    除此以外,我姐还特爱哭。有时她讲个故事或是说个事情,我觉得完全平淡无奇,但她却已经噼里啪啦的掉眼泪了。也不知道有多少次,我都是在她的泪水中,没心没肺地进入梦乡。可以说,那时的我基本就是我姐的八卦新闻接收器、负能量垃圾箱,以及人肉抱枕和壮胆守护神。(我爸妈如果发现我们挤在一起,我姐就说害怕,让我给她壮胆,其实我姐小时候比我胆大。)
    然后就是上初中。
    我姐从初一就开始长个、发育,到了高一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而我却不知为什么来了个“生理急刹车”,不长了。我的身高从四年级起就没长过,一直保持一米四几。肥肥的脸蛋、圆滚滚的身体、短小的四肢也都原样保留,甚至连尖锐的童音也没改变。因为我长得实在天真可爱,被广大师生“亲切”地称为“葫芦娃”! (有的老师也非常操蛋!)
    那段岁月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阶段之一。在学校是同学的各种歧视和嘲笑,在家是父母的各种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此外还要经常被带到医院接受各种侮辱性的检查,吞咽大把完全没用的药。幸亏我天生没心没肺,否则肯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在那段时间,我姐对我格外的好。上学跟我一起走,下学跟我一起回家,课间还经常亲自或派同学来看我,生怕我让人欺负(在我的学校,学霸和学生干部比社会哥和大姐大好使)。由于有我姐罩着,我免去了很多实质性的欺负,有惊无险地读完初中,而我姐在我心中,也从一个贴心小姐姐上升为神一样的存在。当然,被我姐全方位关照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我们小区再次流传起“花季少女细心呵护她侏儒弟弟”的动人事迹,一些中老年妇女又开始对我指指点点。
    再说避嫌这件事。
    由于我看上去还是个小屁孩,我爸妈和我姐都没把我当回事。我洗澡或上厕所时,他们如果要拿东西,基本都是推门就进,完全无视我的尊严。有几次我把门锁上了,但他们又强行敲开,并一脸严肃地训斥我:“小孩子锁什么门?” 在晚上,我和我姐依然睡一个屋,依然经常挤在一张床上夜聊,唯一不同的是,我姐莫名其妙流泪的次数越来越少,而我却开始爱哭了(没办法,我再没心没肺,也扛不住别人一看到我就唱“一根藤上七朵花”呀)。
    顺便说一下,我当年因为没发育,还差点阴差阳错进入娱乐圈。我上初一时,一个剧组要拍部儿童剧,剧情大致是几个好少年关爱一位患病儿童,并让他重获新生。那个剧组的导演本来是到我们学校挑选少年(演员),却一眼就看中了我这个儿童。可能是他觉得训练一个十二岁的半大小子怎么也比训练个小孩容易,所以三番五次地找我做工作,可我当时认为演小屁孩太伤自尊,就是死活不答应,最终使得中国影视界少了一位前途远大的童星。
    再后是上高中。
    我终于迎来了扬眉吐气的时刻。我的身体在停滞了五六年之后,总算开始发育了,而且发育得非常快,在几年之内就长了四十厘米。我当时感觉,我就是《鹿鼎记》里的胖头陀,被人硬生生地从短粗一下子拉成了细长。这个变化让我欣喜若狂,一有机会就会在同学面前炫耀。你们可以脑补一下,我看到以前那帮低头嘲笑我的孙子,如今不得不仰视我的快感。
    不过,就在我刚长得和我姐差不多高的时候,我爸妈就把我踢出了我姐的房间。我爸还特意警告我:你小子长大了,该自己一屋睡了。没事别老去你姐那屋!上厕所记着关门,自己洗内裤,别什么事都等着你妈和你姐,Blablabla……
    我姐也开始在我面前小心起来。她不再当着我的面换衣服,也不再在我洗澡时进来拿东西,在晚上聊天时,也不再和我睡一个被窝。
    至于我。我那时还是像原来一样无所顾忌。这一方面是因为我姐在我心中就是神,地位在某种程度上比我妈还高,我很难把她和一个普通异性联系起来,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我姐根本不是我的菜。
    我由于发育得太晚,到了初中对男女之事还没有什么想法,可在我快速发育之后,不知是体内荷尔蒙太多,还是性冲动被压抑了太久,我对异性的口味一上来就相当重!当时我的梦中美女都是丰乳肥臀之辈。在现实中,我也只喜欢那些打扮妖娆的女生
    但我姐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我姐从小就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规规矩矩。头发要仔细扎好,一丝不乱,衣服要整整产齐,该扣好的扣子要扣好,在我印象中,她即便是夏天在家里也要穿那种带袖T恤。她这种保守风格,再加上她个子高,高中后又戴眼镜,使她看起来非常老成。她不穿校服的时候,经常被低年级的学生认成是老师,我在没发育时和她出门有时甚至会被人认成是母子。
    因为我对我姐的这种态度,我在她面前相当随便。整天光着膀子在家里乱窜是家常便饭,“老往我姐屋里跑”、“上厕所忘关门”、“自己不洗内裤”,这些事我该做还是做。在我爸不在家时,我依旧会死皮赖脸地和我姐挤在一张床上。对此我都视为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我是大错特错了。
    一天晚上,我和我姐又在一起聊天,我姐又莫名其妙地流泪。因为她已经很长时间不这样了,我决定去劝劝她,可我一转头,却看见我姐没戴眼镜,一双挂着泪水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怔怔地看着我,然后我一低头,又看到了我姐微张的嘴和红润的嘴唇。我当时就感到脑袋突然一阵眩晕,嗓子发干,第一个反应就低头吻了上去……
    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滞了。我感受到了姐姐柔软的嘴唇,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触感让我心跳加速,身体燃起了一股无法抑制的欲望。但就在那一瞬间,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过错。
    我猛地抬起头,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懊悔。我看着姐姐,她的眼神中流露出的是一种复杂的情绪,既有惊讶,又有困惑和犹豫。我迅速站起身,退后几步,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局面。
    姐姐的眼神渐渐变得冷漠,她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说道:“我们是亲人,我们不能这样。”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深深的失望和痛苦。
    我感到内心一阵剧痛,我从未想过我的冲动会给姐姐带来如此大的伤害。我深深地后悔自己的行为,我后悔自己对姐姐的不尊重和不理解。
    我跪在地上,泪水不禁涌出眼眶。我哽咽着说:“姐姐,我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从小就对你很随便,没有尊重你,没有体谅你。我真的很后悔,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姐姐看着我,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宽容和理解。她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一时冲动,我也知道你并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们是亲人,我们之间不能有这样的感情。我们应该保持亲情和互相尊重的关系。”
    我点了点头,泪水不停地流淌。我明白了姐姐的话,我明白了我们之间的界限。我发誓,从此以后,我会更加尊重姐姐,珍惜我们之间的亲情。
    我们默默地坐在一起,没有再说话。时间慢慢流逝,我感受到了姐姐的温暖和宽容。虽然我们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但我相信,我们的关系会因此更加坚固。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努力改变自己,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姐姐也一直在支持和鼓励着我。我们渐渐地恢复了以往的亲密关系,但我们都知道,那个瞬间的错误将永远成为我们心中的痛。
    多年后的一天,我和姐姐坐在阳台上,看着远处的夕阳。我轻轻地握住姐姐的手,感受着她的温暖和安慰。我们不再提起那个瞬间的错误,但我们心中都明白,那是我们之间永远的秘密。
    我们慢慢长大,走上了各自的人生道路。但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知道,在彼此的心中,我们永远是最亲密的家人。我们学会了珍惜亲情,学会了尊重和理解。
    这是一个痛苦的教训,但它也让我明白了亲情的珍贵。我希望通过这个故事,能够提醒每个人,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我们都应该尊重和珍惜彼此的关系,不要让冲动和欲望毁坏了我们之间的纯真和美好。
    故事的结局或许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但我相信,只要我们用心去经营和维护,亲情和爱永远都能成为我们心中最美的记忆。

发表评论

  +  41  =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