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一文一乐,便入安宁万世……

    我曾经在这里介绍过一个叫做 mnemonic 的文字游戏:

  数学家 George Pólya 曾说过一句经典的话: How I need a drink, alcoholic of course, after the heavy chapters involving quantum mechanics! 依次数出每个单词的字母个数,你会惊讶的发现它正好是圆周率的前 15 位。后来又有人在后面加上一句 All of thy geometry, Herr Planck, is fairly hard ,让圆周率长度增加到 24 位。

    事实上,人们还创造了很多类似的句子,比如

      Can I have a large container of orange juice?
      How I wish I could calculate pi faster.
      For a girl I loved contrived; by nature tough, her heart survived.

    这种各个单词的字母个数恰好与圆周率的各位数字相同的句子就叫做 piphilology ,它是由单词 pi 和philology 合成的一个词。

 
    最近和朋友聊天时,又一次谈到了相关的内容。作为一个酷爱文字游戏的中文系学生,我当时就不爽了——中国语言文字博大精深,为什么就没有中文 piphilology 呢?要知道,英文单词有字母数,中文汉字也有笔画数呀!于是,我决心自己创作一个中文 piphilology ,使得一句话里每个字的笔画数恰好等于圆周率的小数展开。

 
   

 
    利用网上下载的词库、 Mathematica 、以及我自己做的 IdeaGenerator ,我开始动手进行 piphilology 的创作。作为一种典型的孤立语,汉语字词的多义性和语法的灵活性为中文 piphilology 的创作提供了有利的条件。我找出了一些可以用得上的句式,整个句子的轮廓开始有了眉目。摆在我面前的路有两条:是构造一个读来通顺但意义不大的“口水话”,还是一个句式牵强但充满理趣的“诗句”呢?考虑到圆周率中的 141 和 979 为对偶提供了可能,我选择了后者。为此,我甚至放弃了诸如“下一月一号是……”的漂亮句式(感兴趣的读者不妨接着这句话造下去)。最后,我总算得到了一个比较令人满意的句子。
    掌声请出史上第一个中文 piphilology :

        习一文一乐,便入安宁万世;
        知思远思小,人才话中有力。
 

45 条评论

回复给 七匹狼 取消回复